一周书评之第三期

一周书评:记录我在过去一周所看的书籍,旨在将提炼总结并结合个人经历后的所得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共同成长进步。


生活中我们无时不刻需要决策:大到职业选择、结婚买房、投资,小到出门要不要带伞、选择哪家餐厅吃午餐等,如何更好地决策,如何科学地决策,是我们关心的问题,这周看了《对赌:信息不足时如何做出高明决策》,分享给大家。

关于作者

作者安妮·杜克博士主修认知心理学,后来成为了一名职业扑克玩家。杜克在本书没有介绍扑克的技巧,而是介绍了扑克教给她的一些关于学习和决策的东西,在精进扑克的过程中,杜克悟出打牌的本质:“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做决策。将决策视为对赌的启示使我能够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找到学习机会。我发现,将决策视为对赌使我避免了常见的决策陷阱,让我以更理性的方式从结果中学习,并尽可能地在此过程中不受情绪的左右。”

决策陷阱

那么我们经常容易陷入哪些决策陷阱呢?

1.结果性导向

试着回想一下我们以往做过的最佳决策是什么,最差决策是什么。我们的最佳决策一定带来了好结果,最差决策一定带来了坏结果。这就是我们直接的看法。好的决策之所以好并不是因为它产生了好的结果。好的决策来自好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必定包括了准确表达我们自身知识状态的尝试。可是坏结果就一定是因为做出了错误决策吗?借用书中的例子:出席慈善扑克竞标赛时,杜克经常会以荷官的身份参与牌局,并在决赛中提供实况评论。在一次慈善竞标赛中,杜克告诉观众,选手A的胜算为76%,另一名选手B胜算为24%,结果选手B赢了,观众就说杜克预测错了,杜克反驳道:不是预测错了,她已经说了B有24%赢的概率,现在只不过概率 24% 的事件发生了而已。概率性事件并不等于非黑即白的确定性事件。

因此,我们必须区分什么是运气,什么是错误决策才造成的后果,我们不能以成败论英雄,而应当注重决策水平的高低和决策过程的合理性,而不是最后的结果。

2.自利性偏差

如果我做这件事没做好,那就肯定是因为不可控的、别人的或意外的缘故;如果我做这件事成功了,那肯定是因为我水平高,这种想法就称为自利性偏差。杜克举例:一个希腊赌徒始终坚持一个明显错误的信念和决策玩扑克,如果赢了就对自己玩扑克的技艺夸夸其谈,如果输了,就怪运气不佳,或者其他原因,却从不审视自己的信念和决策思路,最后这个希腊人被驱逐出境。

3.动机性推理
我们设想的人类形成抽象信念的方式:

(1)我们听到某个说法。

(2)我们对它进行考虑并加以验证,确定其真实性

(3)形成一个信念

但是实际的方式:

(1)我们听到一个说法

(2)我们相信它是真的

(3)后来,仅仅是偶尔,在我们有时间或意向的时候才会对它加以思考并加以验证,以确定其真实性。

信念形成和更新的缺陷可能会快速增长。信念一旦确立,就很难去除。它开启了自己的生活,引导我们去关注和寻找它的证据,让我们极少去质疑这些证据的有效性,还让我们去忽视或尽力诋毁与其对立的信息。这种非理性的、循环的信息处理模式被称为动机性推理。我们处理新信息的方式受到既有信念的驱使,并不断自我强化。越聪明的人越善于构建支持自我信念的叙述,以及将数据合理化、框架化以适合自己的论点或观点,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也是我不喜欢辩论这种探讨方式的原因,因为屁股决定脑袋,预设了立场之后,即着相后,我们会选择性忽略一些事实,寻找支持论点的证据,而忽略来了事实,我们又怎么能见到真相呢?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决策工具箱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更好地决策呢?

  1. 引入不确定性,将决策事件概率化

    要有概率统计的思维,说白了就是一个事件发生和不发生不能用是和否去定量,而应该用概率去定量,比如40%的可能性发生。同时我们也要学会应用贝叶斯定律,应当根据新情况更新先验概率,不能一直固守原来的看法,我们对环境和时局的感知测量f(t)应该由时间而有所改变。

  2. 借助团体

    依靠一个透明公开向上的团体,借助外界的力量审视决策的过程,在团队复盘中,看清自己决策的盲点和偏见。坏结果会使你的情绪产生波动,从而影响下一步的决策制定,让你会做出再次导致坏结果的非理性决定,从而进一步对你的决策制定产生负面影响,如此循环。如果将我们的决策暴露在求真团体中,如果我们遇到上面恶性循环,至少会有人阻止我们。
    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

  3. 提出异议

    大部分人都是善良的,因此可能为了照顾别人的感受而选择视而不见别人的错误,这种善良到头来可能伤害到我们,因为这是对真实世界的扭曲。当局者迷,鼓励别人勇敢提出异议,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我们做出的决策才不至于太愚蠢。

  4. 尤利西斯合约:利用时间旅行来预先承诺

    最著名的古代旅行家,荷马史诗中的英雄奥德修斯也是一位心理时间旅行者。塞壬岛(Sirens)的故事是有关他返回家乡的传奇航海经历之一。经过塞壬岛附近的水手们都被塞壬的歌声吸引,以至于会不由自主地驶向海岛并撞上岛周围的岩石滩而死。鉴于所有听过歌声的水手都难逃厄运,在船接近岛屿时,奥德修斯让他的船员们把他的手绑在桅杆上并用蜂蜡塞住他们自己的耳朵。这样一来,水手们可以安全地行船而免于受到歌声的影响,同时奥德修斯也可以在不危及船只的情况下欣赏塞壬的歌声。这个计划完美无缺。这种行为——利用过去的我们阻止现在的我们做出蠢事——被称为尤利西斯合约。
    这是过去的你、现在的你和未来的你之间的完美互动。尤利西斯意识到未来的自己(以及他的船员)会被塞壬吸引并将船只驶向岩石滩。因此,他让船员们用蜡塞住各自的耳朵并将他本人的双手绑在桅杆上,如此切实有效地预防了未来的自己会做出糟糕行为的可能性。体现这种合约最简单的例子之一是当你去酒吧时使用了拼车服务。过去的你因为预计到将来的你可能会在酒后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开车,所以事先捆住了你的双手,取走了车钥匙。
    尤利西斯合约的大多数事例都与原文讲述的一样,都涉及了提升针对非理性行为的约束。但是,这些预先承诺的合约同样也可以被设计为降低约束理性行为的手段。如果想要保持健康饮食,我们有时候可能会发现自己的非理性决策冲动。例如,我们约了朋友晚些时候见面一同去逛商场,但我们却利用之前的空闲时间在美食广场里溜达了几个小时。在提升约束力的尤利西斯合约下,我们根本不会去商场或者时间预留得非常紧凑,以至于我们可以用来完成预期目的时间非常有限。而在降低约束力的合约中,我们会通过预先承诺把健康零食 装进包里,这样可以增加做出更好决策的概率,因为我们已经显著节省了想吃到健康零食所需要付出的努力。
    尤利西斯合约可以对我们的行为进行不同程度的约束,从防止肉体上的决策执行到除合约本身无其他约束情况下的提前行动。无论约束程度如何,这些预先承诺合约都会触发一种决策中断。在我们想要违背合约、摆脱约束力时,我们很有可能会停下来想一想。
    在大多数情况下,你无法做出一个100%不受干扰的预先承诺。措施的约束力未必很大,却足以导致决策中断,这可能会促使我们进行一些必要的时间旅行以减少情绪作用,并在决策中鼓励全局思维和理性思考。

    1.  决策脏话罐

    谁说了脏话,谁就往罐子里丢钱以示惩罚。同理我们可以对一些表明自己可能处于不理性状态的语言和想法保持警惕:

    肯定性错觉:“我知道”、“我确定”、“我早就知道”、“非常确信”、“你完全搞错了”、“这绝对不可能是真的”、“100%”、“最佳”、“总是”、“永不”。

    不理性结果区分:“我计划完美无瑕”、“他们完全罪有应得”、“他们自找的”、“我发挥了我的巅峰水平”。

    发泄情绪的呻吟或对糟糕运气进行抱怨的行为。

  5. 反向回顾:从一个积极的未来开始逆向思考

    从预期结果倒推来决策此时的行为。如看到5年后的趋势,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去提前布局。

  6. 预先检查:从一个负面的未来开始逆向思考

    从坏结果出发,考虑可能导致这些坏结果的原因,逐一检查。瑞达欧,桥水基金创始人,同时也是《原则》的作者,在新年寄语中提到如何完成新年:找到自己的弱点和坏习惯,写下来,贴纸显眼的地方,每天审视自己。


笔者目前主要从事自动驾驶研发工作,本公众号主要关注机器人和自动驾驶方向的技术以及最新进展,闲暇时也和大家聊聊读书、生活以及最新的电子科技产品,希望大家喜欢,共同进步!
欢迎关注

Author Reward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