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创业初期如何招到第一个工程师?

原文链接: How To Find and Hire Your First Engineer: For Early-Stage Startups 翻译如下: 在创业公司招聘你的第一位工程师是非常困难的。 作为一名创始人,你已经在时间上非常紧缺。 有需要修复的bugs,需要关闭的客户以及需要您全神贯注盯着以防任何“火灾现象”。 作为两家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我自己也经历过这种痛苦。 我也把它看作是Y Combinator的合作伙伴以及数百家使用Triplebyte进行技术招聘的公司。 坏消息是,即使你找到了时间,其中很多都会感觉像是浪费了精力。 招聘不是那种能为你提供像编程一样的持续多巴胺命中的工作。 它涉及许多死路和挫折。 这篇文章是对正在招聘第一位工程师的早期创业公司的建议。 在这个阶段,传统的招聘方法(例如招聘招聘人员)对你来说不如对品牌认可的大公司那样好。 我会谈谈你的选择并讨论他们的利弊。 行动之前 首先要清楚你究竟在寻找什么。 在实践中,招聘决策总是涉及权衡。 你可以通过拒绝坚实的候选人等待梦想的交易来换取质量。 或者你可以通过支付一个梦想的候选人超过你现在考虑的市场利率来换取时间。 创始人应该了解所有这些权衡,并使其最适合他们的特定情况。 我建议首先列出您梦想雇用的所有具体标准。 这将是技术组合(他们是一名优秀的工程师吗?)和非技术组合(我会与他们合作吗?)。 然后根据所有这些标准对你面试的每个候选人进行标记,并严格辩论你是否认为他们在某些方面有足够的优势来弥补其他方面的弱点。 从哪里找第一个工程师 雇用第一位工程师的方法有很多种。 我按照估计的有效性按源/频道划分了它。 注意:作为招聘平台的创始人,我在讨论其有效性方面并不中立。 我已经明确了它们的优点和缺点。 朋友圈 这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资源。随着您的创业规模扩大,它将变得不那么重要,因为您将有更多的预算用于招聘工具和建立招聘团队。在开始的时候,你应该专注于你的精力,只有在你已经用尽所有可能性时才考虑其他来源。 雇用你已经合作过的人是你最好的选择,因为你已经知道你是否愿意和他们一起工作。随着你变得越来越大,你喜欢和任何一个人一起工作多少都不重要;但对于你的第一次雇用,可能是坚持成功和关闭公司之间的区别。 (警告:初创公司也是一个独特的压力环境,与你在谷歌的时候相比,在这种压力下,你可能不喜欢与朋友一起工作)。 你也有更好的机会说服你认识的人承担风险并加入你。要求某人作为您的第一个雇员加入,要求比投资者投资要多一个数量级的承诺。通过个人关系,你会知道最能激励他们的东西 – 你可以依靠朋友来说服他们实现跨越式发展。 然而,我对创始人不经常探索个人招聘网络感到惊讶。很容易快速假设在你问他们之前你的朋友都没有。 这是可以理解的:要求你的朋友离开他们的工作并冒险与你相处是可怕的。被陌生人拒绝的朋友也更尴尬。尽管如此,如果你正在优化你的创业公司的成功,你将不得不把它放在一边。 这是您可以遵循的计划: 1. 列出您认识的最佳工程师,无论您认为他们是否可用。通过你的Facebook和LinkedIn来慢慢记忆。 2. 和他们一起吃午餐或晚餐,谈谈你的创业。 3. 提出问题…

一周书评之第五期

一周书评:记录我在过去一周所看的书籍,旨在将提炼总结并结合个人经历后的所得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共同成长进步。

一周书评之第四期

一周书评:记录我在过去一周所看的书籍,旨在将提炼总结并结合个人经历后的所得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共同成长进步。 作者阮一峰是经济学博士,当过大学老师,后来转行写程序去了阿里巴巴,是一个非常受IT圈喜爱和尊敬的互联网博主。他的博客:http://www.ruanyifeng.com/ ,主要是通俗易懂地介绍了一些it技术,帮助了很多人,另外还有一些他的一些思想感悟,总而言之,阮一峰给人的感觉是一个理性而又温和的人。因为有一篇内容略有瑕疵, 阮一峰博客还被黑客使用DDoS 攻击过,真是树大招风,辛辛苦苦地写了这么多优质内容,帮助了那么多程序员,最后反被攻击,心情应该很难受吧。 本书主要是作者博文的合集,如果不想买书,可以上作者博客上看公开的网页版。 我们曾经以为围棋软件无法战胜人类,而在三年前(2016)谷歌 DeepMind 团队研发的 “AlphaGo” 以4:1打败了职业九段李世石。2017年1月,AlphaGo 的升级版 Master,更是取得了对战人类的60连胜。而这一周AI领域又出了个大新闻: DeepMind团队潜心打造的AlphaStar,以10:1的决定性分数,战胜了世界上最强大的职业星际争霸玩家之一,攻破了人类难度最高的游戏。 玩象棋和围棋时,棋盘上的所有信息能直接看到,而玩星际时面对的是不完美信息博弈,此时此刻的决策和行动,要一段时间后才能看到结果,玩家需要平衡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需要一定的实时战略眼观,因此比围棋难度要高很多。 如果将AI的这套强化学习&神经网络算法迁移到企业战略制定和国家战略制定去训练,那么是不是有些战略制定者和咨询师是不是要失业了?更不用说售货员、服务员、出纳、保安、司机等这些人的工作了。 AI和机器人的广泛应用,是必然趋势,也是人工成本过高、年轻人厌恶一些体力劳动等社会因素使然,AI的优势,使得其不仅在抢蓝领的工作,还在抢白领的工作,社会的分化变得会更加大。 “未来,人类可能会分化为两个主要的等级:一个全新的更先进的精英阶级,很聪明,很富有,有更好的基因和更长的寿命;还有一个全新的一无用处的无产阶级,他们将越来越穷地等待死亡,可能变成没有工作、没有目标、整日靠吸毒度日、戴着VR头盔消磨时光的乌合之众。” –《人类简史》 未来扑朔迷离,我们如何才能避免与机器抢工作?如何才能成为未来世界的幸存者? 作者给出的方案是:“柔软的能力” 1. 具有人性化和人格魅力 技术是冰冷的和没有人性的,技术越 是主导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就越需要人性作为平衡和纠正。 2. 具有创意 3. 决策和领导力(企业家能力) 美国经济学家熊彼得曾经说过,生产力增加的主要原因,除了资本和劳动力,就是企业家能力。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可以团结所有资源,创造出超额利润,eg:乔布斯、马斯克…… 4. 自主、跨界、终身学习。 比如掌握查理·芒格多元思维模型。https://medium.com/@yegg/mental-models-i-find-repeatedly-useful-936f1cc405d 5. 制定B计划 对于人生来说,现在的职业就是A计划,应该努力追求职业成功,但是,也要做好两手准备,万一A计划失败,还需要一个B计划,对自己的退路有所安排,算是一种对人生的风险控制。对于制定B计划,可以问问自己,如果重新开始,会选择什么样子的工作?把这个当做B计划的起点。 6. “10000个小时”的刻意练习,练就独家本领 7. 创业 文章一些精彩摘录: 在谈到人工智能时他说,我们一直相信,技术会让生活更美好,但是这一次,技术似乎正在动摇人类社会的结构,将整个社会一分为二:有技术的人与没技术的人。他们之间的贫富差距正在越拉越大,人类束手无策。 找到一家公司,一直工作到退休,这种生活模式其实只有两三百年历史。人类历史的绝大部分时间,人类都没有上下班和雇佣的概念。历史上(奴隶社会除外),只有两种劳动者:农民和手工业者。他们都是自己负责生产,不是别人的雇员。我们不应该把现在的雇佣制度,视为理所当然。它不是人类社会运行的唯一模式,过去不是,将来也未必是。 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学者研究了1926年至1976年的证券投资回报率,发现存在一条经验规则:如果一年的支出小于投资组合的4%,那么你就可以退休了。这被称为“百分之四”规则(Four Percent Rule)。举例来说,如果你每年的总支出为4万,而你的证券投资有100万,那么你就可以退休了。根据研究,这条规则成功的概率是94%,即每年从证券账户提款4万元,用于消费,你有94%的概率,可以连续提款超过30年。 凡是运动的系统都会有能量转换,热力学第二定律就是在说,所有封闭系统最终都会趋向混乱度最大的状态,除非外部注入能量。从小,我受到的教育是“明天会更好”。现在我明白了,这句话是有条件的。正常情况下,明天其实会更糟,因为熵在累积,只有不断注入新的能量处理熵,明天才会更好。物理学告诉我们,没有办法消除熵和混乱,我们只是让某些局部变得更有秩序,把混乱转移到另一些领域。 长期来看,政治和经济都不太重要,影响不了趋势,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技术。政治和经济只能改变资源的分配和价格,只有技术才能创造出新东西。政治和经济只能使人类在平面上移动,只有技术才能使得人类向上提升,进入下一个阶段。 在《卡辛斯基的警告》》一文中提到了卡辛斯基的论文《论工业社会及其未来》,其中一些精彩摘录: “工业文明极大地增加了发达国家的人口预期寿命,但也破坏了社会的稳定性,令生活空虚无谓,剥夺了人类的尊严,导致了心理疾病的扩散,还严重地破坏了自然界。” “新技术改变社会,最后人们会发现,自己将被强制去使用它。比如,自从有了汽车,城市的布局发生了很大改变,大多数人的住宅已经不在工作场所、购物区和娱乐区的步行距离之内,他们不得不依赖汽车。人们不再拥有不使用新技术的自由了。” ”电力、下水道、无线电话……一个人怎么能反对这些东西呢?怎么能反对数不清的技术进步呢?所有的新技术汇总到一起,就创造出了这样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普通人的命运不再掌握在他自己手中,而是掌握在政客、公司主管、技术人员和官僚手中。以遗传工程为例。很少人会反对消灭某种遗传病的基因技术,但是大量的基因修改,会使人变成一种人工设计制造的产品,而不是自然的创造物。“ ”如果我们允许机器自己做出所有的决策,人类的命运那时就全凭机器发落了。人们也许会反驳,人类决不会愚蠢到把全部权力都交给机器。但我们既不是说人类会有意将权力交给机器,也不是说机器会存心夺权。我们实际上说的是,人类可能会轻易地让自己沦落到一个完全依赖机器的位置,沦落到不能做出任何实际选择,只能接受机器的所有决策的地步。随着社会及其面临的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而机器变得越来越聪明,人们会让机器替他们做更多的决策。仅仅是因为机器做出的决策会比人的决策带来更好的结果。最后,维持体系运行所必需的决策已变得如此之复杂。以至于人类已无能力明智地进行决策。在这一阶段,机器实质上已处于控制地位。人们已不能把机器关上,因为我们已如此地依赖于机器,关上它们就等于是自杀。” “另一方面,也可能人类还能保持对机器的控制。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也许可以控制自己的私人机器,如他的汽车或计算机,但对于大型机器系统的控制权将落入一小群精英之手——就像今天一样。由于技术的改进,精英对于大众的控制能力将会极大提高,因为人不再必需工作,大众就成为了多余的人,成为了体系的无用负担。如果精英集团失去了怜悯心,他们完全可以决定灭绝人类大众。如果他们有些人情味,他们也可以使用宣传或其他心理学或生物学技术降低出生率,直至人类大众自行消亡,让这个世界由精英们独占。” “或者,如果精英集团是由软心肠的自由派人士组成的,他们将注意保证每个人的生理需求都得到满足,每一个孩子都在心理十分健康的条件下被抚养成人,每一个人都有一项有益于健康的癖好来打发日子,每一个可能会变得不满的人都会接受治疗以治愈其‘疾病’。当然,生活是如此没有目的,以致于人们都不得不经过生物学的或心理学的改造,以去除他们的权力欲,或使他们的权力欲‘升华’为无害的癖好。这些经过改造的人们也许能在这样一个社会中生活得平和愉快,但他们决不会自由。他们将被贬低到家畜的地位。”…